桃园南崁某知名豪华社区裡,拥有的是豪华的装潢与设施,深绿色的隔音窗可以让室内有着明亮的光线中庭拨放着高雅的古典音乐,优雅的妇人与孩童在豪华的中庭裡閒聊。在一切看来都是这么的高雅宁静的社区中,D栋13楼的一间80坪住宅裡,刚满24岁的祖儿正躺在舒适的床上。
  「嗯..嗯..呜..呜..」
  背窝裡的祖儿,脸上僵硬的表情发出痛苦的呻吟。
  被人称为神医的张克雷,是台北某知名医院的着名外科手术医生,在偶然的机会中,在桃园大庙后的情人咖啡厅认识了祖儿。
  祖儿比起一般的情色女郎少了风尘味,打扮及穿着非但不俗还带些气质。这是克雷在其他风月场所裡见到的不一样。
  在克雷疯狂的追求以及在金钱上满足祖儿的物慾后,两人步入了礼堂。也过了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生活。*** *** *** *** ***「我先去上班,你就忍到我回来吧!哈.哈.哈...」
  「不要,克雷,请你放了我吧,我不敢了。呜....」祖儿正为着犯下的错误而遭受着无情的折磨。但无论如何喊叫,克雷始终是不发一语的离开了家裡。
  一个月前的某一天晚上,药商老闆们在克雷家办的轰趴,由于大伙都喝了些酒,不胜酒力的克雷早已醉倒,其中一位暗恋祖儿的同事发觉祖儿自己也早已神智模煳了,大伙借酒装疯的开始对祖儿毛手毛脚,挑逗使得祖儿挑起性慾,当着克雷的面与同事开始玩了起来,刚开始吸吮祖儿的乳头,祖儿敏感的乳房神经刺激着大脑使得下体湿成一片。
  祖儿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慾,大脑裡好像吃了春药般的一一吸吮着大伙的阳具,吴总便趁机脱了祖儿的套装,将肿胀的阴茎插入祖儿的阴道。
  「啊~好舒服~啊~啊~嗯~嗯」
  祖儿下体得到了舒畅,却越觉得嘴裡的空虚,便将Jack的阴囊阴茎又吸又舔的,陈医生也趁机对祖儿的胸部又摸又吸的,吸得祖儿春声连连,更主动的边摇摆屁股,边替Jack口交。
  「啊~啊~要射了~要射了」Jack被祖儿吸得快要射精,但祖儿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却吸得越来越快,直到Jack发出「呜~」的长叹,精液全射入了祖儿的嘴裡,并从嘴角全流了出来。
  吴总在后面捅得祖儿高潮连连,祖儿这时反而起身,跨坐在吴总身上,将吴总的大阳具对准自己的阴道插进去,自己扭动屁股把吴总的阴茎吃的紧紧的。
  「啊~不行了~不行了~要了~高~潮了」祖儿发浪的越扭越厉害,吴总的精液全射到了祖儿的子宫裡。
  小张向来喜欢肛交,挺起阳具就朝趴在吴总身上的祖儿肛门插了进去。祖儿难过得直摇头,肛门被撑得快裂了开来,吴总被祖儿扭着扭着,阴茎又账了起来,祖儿下体裡塞满了两根大阳具,下体像是快被插穿了,两根阳具顶着祖儿丢了两三次。
  陈医生也趁势将阳具送进了祖儿嘴裡,祖儿感受到下体满满的塞了两根大阳具,张嘴主动的替陈医生口交着。
  三个人同时插着祖儿,把精液全射到了祖儿身体裡。祖儿躺在沙发上,嘴角流着精液,阴道和肛门也流出白白的液体。大伙轮流干着祖儿,两三次都把精液全射进了祖儿的身体。还和祖儿玩起身体划拳游戏,让祖儿自己把酒瓶塞进阴道和屁股裡。
  祖儿玩得太尽兴了,祖儿此时已经兴奋到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竟主动和大伙划拳,大伙玩祖儿玩到越来越变态,还找了黑线把乳头榜着吊酒瓶,把阴蒂用黑线绑起来吊酒瓶学狗爬。
  大伙去的去闪的闪,Party过后祖儿全身瘫软躺在地上,两脚无力的张得开开的,旁边躺了几瓶由乳头上绑着的黑线的酒瓶,身上的吊带袜和高跟鞋早就沾满了他们的精液。祖儿口裡和肛门一直不停的滴着大伙的溷着红酒的精液。实在太舒服了,祖儿从没玩过这么疯的。祖儿用手慢慢的捏着自己的乳头,另一支手还拿着用黑线绑在阴蒂上的酒瓶自己抽插着阴道,享受着馀韵过后阴道裡的快感。
  克雷虽是酒醉,却并未昏睡,只是模模煳煳的无力的张着眼看着这一切,只见着祖儿仍闭着眼,阴道裡插着香槟,自顾自的搓揉自己的乳头,享受着疯狂的高潮。
  但是当一切都清醒之后,理智回归正常之后,祖儿发现自己失态了,不但没让药商老闆请到客,做为医生的太太还让这些药商们玩成这样。
  在认识克雷之前,祖儿因为在情人咖啡厅的工作早已和客人有了许多性关係,但一向不在乎过去的克雷,却非常在意婚后祖儿的行为。祖儿的淫荡样在药商圈广为流传,药商上门找克雷推销药品还不忘称讚一下夫人的身体,还毫不客气的邀约玩弄夫人的轰趴。
  一向站在医学与成就尖端的克雷,怎忍得下这样的屈辱。
  *** *** *** *** ***
  祖儿正躺在卧房的床上,舒适的气温与环境,却无法使得祖儿安稳的享受着别人没有的生活,祖儿身上穿着的,是性感的白色吊带袜,虽然在床上,却是穿着双银白色高跟的凉鞋。
  1/3罩杯的白色胸罩只能够将祖儿的胸部挺着,却遮不住大小适中的傲人乳房。祖儿双手被绑在身后,身上交叉的白色绵绳使得祖儿无法自由动作。穿着高跟鞋的右脚鍊着一条像狗鍊一样的鍊子,虽然很长可以让祖儿自由走动,但也只能在家裡无法出门。
  这样的束缚让祖儿无法适应,却已经这样子的经过了一个月的生活。
  自从那次之后,祖儿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过着没有手的生活了。脚上的高跟凉鞋繫在脚踝上,仅管双脚已经酸麻,没有可活动的双手也脱不下来。
  克雷正忙着离职前的工作交接,祖儿必须要这样子的等到克雷下班回家后,才能期盼在洗澡时能够有30分钟的活动自由。
  「我最爱的祖儿,我明天开始可以好好全心的照顾你了,医院只有在需要我时才会找我帮忙紧急处理难搞的病人。我可以每天陪着你了。」
  克雷的说话语气,与一个月前文质彬彬的情形有着360度的转变。在祖儿听来,这样的话语似乎带着许多未知的恐惧。祖儿并不知道,她将面临永远的地狱生活。
  夜晚依旧是穿着性感的胸罩与白色吊带袜,银白色高跟凉鞋似乎是永远离不开自己的双脚,克雷深情的拥抱着全身绑满着绳索的祖儿,又爱又恨的望着她,抚摸着祖儿的胸部。这样的衣着,是祖儿Party那天外衣裡面的服装。
  「从明天开始,你将会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人,也将是我永远的祖儿,我会帮你的,帮你回到我身边来。」克雷睡觉前说了这样的话。使得祖儿开始害怕自己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但听到克雷说会让自己回到身边,似乎又有了一点期待。
  第二天的早晨,客厅裡送来了几个大型的箱子,拆封后原来是克雷在医院时的一些医疗器具。克雷清空了一间房,把他弄成了像是医院的医疗房一样的房间。
  克雷将祖儿唤醒后,抱着祖儿来坐到一张妇产科的诊疗台上坐下,并用眼罩把祖儿的双眼遮了起来。祖儿自从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后,不敢有所反抗,况且苦于双手被绑着也没办法挣扎。
  克雷将祖儿的身上的绳索去除,顺利的将祖儿的双手往绕过后脑绑在诊疗台上,腋窝上皱褶的皮肤被张得平坦紧绷。克雷脱掉祖儿身上的衣物,将高跟鞋放在一旁,望着祖儿迷人的身躯上的绳索痕迹。
  「祖儿别担心,我会协助你变成我的独一无二的女人。」克雷轻轻的抚摸祖儿身上的绳索痕迹,心疼的说出这样的话。
  祖儿的双脚被张开来固定在诊疗台上放置双脚的两侧。这个妇科用的诊疗台使得祖儿的肛门与阴户都张了开来。克雷望着阴户回想祖儿阴道肛门都流着同事的精液,还插着酒瓶。脸色渐渐凝重,变成焦虑,最后变成激动。
  「妳这贱人,我对妳这么好,妳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我..我要让你这辈子永远是我的,让你给不了人。」克雷几乎近似疯狂的怒喊,祖儿害怕得不知该怎么办,想到克雷这样发狂的情形,祖儿差点吓得漏尿。
  「呜...对不起...克雷..我..我不敢了...请你原谅我..我会永远是你的人的...呜」
  只见克雷拿起阴道扩张镜,就将祖儿的阴道给撑开到最大,祖儿难受到了极点,勐摇下体,也不停的哭喊着。
  「好痛..克雷..好痛啊..快裂开来了....呜...求求你把它拿出来嘛...好痛」
  只见克雷将一整瓶药水倒进祖儿的阴道和子宫裡,连续冲洗了两三遍。离开了扩张器,祖儿鬆了一口气,阴道像是鬆绑一样的舒服。只见克雷又取了一条半透明的软管,将祖儿的阴户用衣夹撑开,在软管上,克雷涂上了一些透明黏液,然后缓缓的插入祖儿的尿道。
  「不行.不可以用那裡..好痛..啊.要尿出来了..啊..不可以...」
  这条导尿管,是特别从国外订购的,是做为人工尿道的软管,和硅质导管不同的是,他可以长时间植入体内成为人工导管。